第六期 | 精益求精——精准识别 NSCLC中MET突变的意义与价值

作者:Avistone发布时间:2023-02-02

引言

“科研往往是积年累月无情无尽的失败,突然之间的命运垂青,便会带来飞速进展……“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《十亿美元分子》巴里·沃思

 

医学革命的道路上,从古代东方医学的诞生,到“细胞病理学说”观点的提出,再到遗传染色体检查的普及和现代精准医学的应用,每一点进步,都带来医疗模式的改变,意味着希望的延续和生命的延长。基于分子生物学水平的技术革新,为肺癌的预防和诊疗带来了重要的突破,多种肺癌驱动基因的发现和对应靶向药物的研究与应用,将肺癌诊疗推向精准医学的新征程!


图1 诊断技术在肺癌诊断应用中的变迁

 

循因施策,不失毫厘

肺癌治疗模式进入靶向时代后,其分子分型也在不断扩充。如今,EGFR、ALK、KRAS、ROS1、MET等十余种驱动基因都已证实与肺癌发生息息相关。而肿瘤相关的变异类型也逐渐增多,由之前的点突变,到后面的融合突变、拷贝数扩增等 [1]。识别这些精确分型对形成治疗策略,指导预后有着非凡的意义。
检测对治疗决策和生存的影响

NSCLC患者已被证实可以从特定靶向治疗中得到明显获益。一项来自805名患者的总生存数据显示,接受靶向治疗(含EGFR/ALK)的131名患者,其mOS为31.8个月。相比,接受化疗的482例患者,mOS为12.7个月,而支持性治疗的192例患者,mOS仅5.1个月(P < 0.001)[2]


图2  805 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总生存数据

 

靶向治疗,显著提升了患者生存。而基因检测,对于寻找靶向治疗优势人群、发现耐药机制以及发现新的突变具有指导意义,精准识别患者群体的精准亚型,成为了靶向治疗成功的重要条件[1]。广泛的基因检测对于治疗决策有指导意义,对于驱动阳性基因的检测应当尽早开启[3-4],来自2017年ASCO大会的早先报道提示,晚期NSCLC患者在1L治疗时开启基因检测时应用靶向治疗的患者比例显著高于1L治疗后接受检测的患者。这也说明,尽早进行驱动基因检测,有利于分子标志物的早期识别,从而尽早开启靶向药物治疗,获得生存获益[5-6]


图3 真实世界中驱动基因检测对靶向药物治疗的影响

 

精准识别罕见靶点—MET突变意义重大

早在2014 年 开始,NCCN 指南便扩展了包括 MET 扩增和突变在内的生物标志物,并延续鼓励广泛开展基因检测,指导罕见靶点用药和临床试验的参与。

对比之下,中国基因检测和精准医学指南共识更新较缓,2021年发布的我国《非小细胞肺癌分子病理检测临床实践指南》 率先将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列为必检。2022版《CSCO中国成人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》发布更新,对不可手术III期及IV期非鳞癌患者,进行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的检测,推荐等级上调至I级推荐 [7-8]
2023年开启,我们从刚刚更新的最新国际指南—NCCN V1版内容了解到,其依然延续22年V6版对部分生物标志物的更新,NCCN NSCLC小组强烈推荐分子检测,并建议更广泛的分子分析,以确定包括MET14跳跃突变、MET扩增在内的罕见的驱动,从而能够尽早对患者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疗,并鼓励患者参与靶向药物的临床试验[4]


图4 2023 V1 NCCN NSCLC 指南中部分生物标志物检测变更情况 [4]

 

图5 2023 V1 NCCN NSCLC 指南中对于进展及转移性NSCLC 生物标志物检测的指导建议 [4]

 

有的放矢,迈越罕见

“罕见靶点”MET基因检测成为常见肺癌突变基因之一,针对MET 14跳跃突变的相关药物研究成为肺癌靶向治疗的新热点, 创新型1b型新药MET-TKI伯瑞替尼已经开展局部晚期和转移性NSCLC 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适应证申报,最新Ⅱ期关键注册研究结果显示,接受伯瑞替尼治疗的52例晚期 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NSCLC患者已达到预设主要终点。由IRC判定的ORR达到75%(95%CI:61.1,86.0),DOR达到16.7个月,PFS达到12个月。初治患者ORR高达77.1%,经治患者ORR高达70.6%,且对颅内转移灶有效,颅内ORR达62.5%, 可测量CNS颅内ORR达到100%。

我们有理由期待未来伴随针对MET异常的靶向药物——伯瑞替尼的获批,能为临床带来新的治疗选择,基于诊断结果,采取有的放矢的治疗决策,成为NSCLC MET异常治疗领域新的领航标!

 

参考文献:
[1]韩晓红等, 非小细胞肺癌基因检测的临床意义. 中国新药杂志 2013,22(17)
[2] Martin E Gutierrez, et al. Clin Lung Cancer. 2017 Nov;18(6):651-659. doi: 10.1016/j.cllc.2017.04.004. Epub 2017 Apr 13.
[3] Ruggiero JE, et al. J Clin Oncol 2017;35:abstr 212.
[4] NCCN. Non-Small Cell Lung Cancer. 2023 V1
[5] Mitsudomi T, et al. Lancet Oncol. 2010 Feb:11(2):121-8.
[6] Fukuoka MJ Clin Oncol. 2011 Jul 20;29(21):2866-74.
[7]非小细胞肺癌分子病理检测临床实践指南(2021).中华病理学杂志,2021,50(4):323-332.DOI:10.3760/cma.j.cn112151-20201220-00945.
[8]中国临床肿瘤学会(CSCO)中国成人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 2022


声明:本文仅作医学信息交流,不包含企业观点,伯瑞替尼暂未上市,不得用于任何途径的商业推广。